空姐滴滴遇害案告破 网约车相关法律法规需加快健全

  中国青年网财经5月12日电 5月6日晚间,空姐李某珠在郑州航空港区搭乘了一辆顺风车赶往市内后遇害。今日,空姐遇害案有了新进展,警方对打捞出的尸体DNA样本完成鉴定,与此前在案发现场搜集的嫌疑人刘某华DNA样本分型一致,可以确认,此次打捞出的尸体确系杀害空姐李某珠的犯罪嫌疑人刘某华,案件至此告破。

  在确认嫌疑人死亡前,滴滴公司公开道歉并在全国范围内悬赏100万缉拿凶手,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郑州表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除了官方全力破案以外,网民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对此事的讨论也非常激烈。除道义方面的讨论,平台在法律层面的权责问题也被舆论推上风口。

  就此问题,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到北京庞标律师事务所庞帅律师,庞帅律师就此次事件的法律权责问题进行了解读,2016年11月1日实施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一条写道——为更好地满足社会公众多样化出行需求,促进出租汽车行业和互联网融合发展,规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行为,保障运营安全和乘客合法权益,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制定本办法。《暂行办法》是一部专门调整网约车的立法,是由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工商总局等七个部门联合发布的部门规章,是目前法律效力最高的中央级别立法。但这里面的“网约车”是狭义的,专指具有经营性质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暂行办法》第二条)。而这起惨案中的“顺风车”却不属于《暂行办法》的调整范畴。根据《暂行办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顺风车、拼车又被称为“私人小客车合乘”,由各地城市的人民政府另行规定管理。

  在案发的郑州市,目前只能在网络上看到2016年11月发布的《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是否正式发布实施尚不得知。而纵观全国,目前有36个城市正式出台了“私人小客车合乘”的相关管理规定或指导意见,大多将“私人小客车合乘”定义为“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界定为驾驶员、合乘者与平台方“各方自愿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民事行为”,明确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活动。

  庞帅律师表示,这就造成了在管理规范的制定中(立法管理环节)将“网约车”与“顺风车”进行了明显的区别对待。也正是由于政府监管层面出现的这种区别对待,一定程度上导致平台方对于“快车”、“专车”与“顺风车”采取了不同强度的监管手段,同样进行了区别对待。但“顺风车”这种形式,同样是通过网络预约匹配到的车辆进行出行,理解为广义的“网约车”也并无不当。最重要的,凡是传统出租车、网约出租车所具有的安全风险,其不仅同样存在,而且由于平台在监管上的区别对待,反而更放大了这种风险,形成了巨大的监管漏洞。

  面对这一起惨剧,需要全社会的反思。庞帅律师认为,在舆论要求平台方加强监管、承担所谓市场主体责任、社会责任的同时,也应该思考平台方的监管者有没有制定出可以依法要求平台方承担上述责任的法律依据,有没有从出行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隐患的角度一视同仁,统一监管尺度。“最后我们希望看到,目前滴滴平台所做的整改自查、完善监管等措施在未来可以常态化。同时,我们更希望看到企业的该等积极措施,是在明确的法律规范的严格要求下,而不是迫于悲剧发生后的舆论压力。因为,前者不会流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